anthony yeong website

trainer & Assessor


这网站的这一部分记载了我所收集有关先秦诸子百家的资料。

 

先秦是指中国古代春秋战国时代。秦始皇灭六国,建立起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统一的中央集权的王朝。春秋战国时代,各诸侯争霸,国家社会动乱,各国开放政权以延揽人才,有思想的知识分子,向各诸侯列国的主君提出了解决动乱的办法和思想。因此,各门各派的思想家逐步出现。诸子就是指这各思想派的代表人物,如:孔子、孟子、荀子、老子、庄子、墨子、韩非子等。班固在汉书。艺文志里说到:“ 凡诸子百八十九家,四千三百二十四篇”。诸子百家因此被后人沿用至今。但是,真正流传盛行的诸子学派不到百家。

 

先秦诸子百家之派别:

 

《史记 - 司马迁》- 司马迁载其司马谈(司马迁之父)对学术流派的见解,归纳学派为六家,即:阴阳家、儒家、墨家、法家、名家、道家。

 

《汉书。艺文志 - 班固》- 班固加入三家: 阴阳家、儒家、墨家、法家、名家、道家、纵横家、 阴阳家、小说家。九流不包括小说家。

 

《先秦学术概论 - 吕思勉》- 吕思勉加入俩家:阴阳家、儒家、墨家、法家、名家、道家、纵横家、 阴阳家、小说家、兵家、医家。

 

《隋书·经籍志》- 分为儒家、道家、法家、名家、墨家、纵横家、杂家、农家、小说家、兵家、天文、历数、五行、医方十四类。

 

《清 - 四库全书》- 分为儒家、兵家、法家、农家、医家、天文算法、术数、艺术、谱录、杂家、类书、小说家、释家、道家十四类。

 

儒家     -      礼乐仁义

 

道家      -     无为而治

 

墨家      -      兼爱非攻

 

法家      -      变法图强

 

名家      -      辩论名实

 

纵横家   -      合众连横

 

阴阳家   -      五行学说

 

小说家   -      街谈巷语

 

杂家       -      综合学派

 

兵家       -      兵者诡道

 

农家       -      与民并耕

 

医家       -      望闻问切

 

 

  

 

“司马谈:论六家要旨"

 

第一段

 

易大传:“天下一致而百虑,同归而殊涂。”夫阴阳﹑儒﹑墨﹑名﹑法﹑道德,此务为治者也,直所从言之异路,有省不省耳。尝窃观阴阳之术,大祥而觽忌讳,使人拘而多所畏;然其序四时之大顺,不可失也。儒者博而寡要,劳而少功,是以其事难尽从;然其序君臣父子之礼,列夫妇长幼之别,不可易也。墨者俭而难遵,是以其事不可篃循;然其强本节用,不可废也。

 

法家严而少恩;然其正君臣上下之分,不可改矣。名家使人俭而善失真;然其正名实,不可不察也。道家使人精神专一,动合无形,赡足万物。其为术也,因阴阳之大顺,采儒墨之善,撮名法之要,与时迁移,应物变化,立俗施事,无所不宜,指约而易操,事少而功多。儒者则不然。以为人主天下之仪表也,主倡而臣和,主先而臣随。 如此则主劳而臣逸。至于大道之要,去健羡,绌聪明,释此而任术。夫神大用则竭,形大劳则敝。形神骚动,欲与天地长久,非所闻也。

 

第二段

 

夫阴阳四时﹑八位﹑十二度﹑二十四节各有教令,顺之者昌,逆之者不死则亡,未必然也,故曰“使人拘而多畏”。夫春生夏长,秋收冬藏,此天道之大经也,弗顺则无以为天下纲纪,故曰“四时之大顺,不可失也”。 

 

夫儒者以六蓺为法。六蓺经传以千万数,累世不能通其学,当年不能究其礼,故曰“博而寡要,劳而少功”。若夫列君臣父子之礼,序夫妇长幼之别,虽百家弗能易也。

 

墨者亦尚尧舜道,言其德行曰:“堂高三尺,土阶三等,茅茨不翦,采椽不刮。

 

食土簋,啜土刑,粝粱之食,藜霍之羹。夏日葛衣,冬日鹿裘。”其送死,桐棺三寸,举音不尽其哀。教丧礼,必以此为万民之率。使天下法若此,则尊卑无别也。夫世异时移,事业不必同,故曰“俭而难遵”。要曰强本节用,则人给家足之道也。

此墨子之所长,虽百长弗能废也。

 

第三段

 

法家不别亲疏,不殊贵贱,一断于法,则亲亲尊尊之恩绝矣。可以行一时之计,而不可长用也,故曰“严而少恩”。若尊主卑臣,明分职不得相逾越,虽百家弗能改也。

 

 

名家苛察缴绕,使人不得反其意,专决于名而失人情,故曰:「使人俭而善失真」。若夫控名责实,参伍不失,此不可不察也。

 

第四段

 

道家无为,又曰无不为,其实易行,其辞难知。其术以虚无为本,以因循为用。无成埶,无常形,故能究万物之情。不为物先,不为物后,故能为万物主。有法无法,因时为业;有度无度,因物与合。故曰“圣人不朽,时变是守。虚者道之常也,因者君之纲”也。髃臣并至,使各自明也。其实中其声者谓之端,实不中其声者谓之窾。窾言不听,奸乃不生,贤不肖自分,白黑乃形。在所欲用耳,何事不成。

乃合大道,混混冥冥。光耀天下,复反无名。凡人所生者神也,所托者形也。神大用则竭,形大劳则敝,形神离则死。死者不可复生,离者不可复反,故圣人重之。由是观之,神者生之本也,形者生之具也。不先定其神形,而曰“我有以治天下”,何由哉? “

 

 

(史记卷一百三十 太史公自序 第七十)

 

 

 

 

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- 先秦兩漢 - Pre-Qin and Han

https://ctext.org/pre-qin-and-han